Eyeless in Gaza 加沙的盲人

奧爾德斯·赫胥黎在他的書《加沙的盲人》中,在描述愛與背叛的本質時認為:“所謂的地獄,就是一種作繭自縛,對自己的日常行為慣性無能為力、無法超越。 ”這其實就是對真實自我創造力的背叛,認為自己只能被奴役,而看不到重新創造、突破牢獄的可能性。

我們大多數人都意識到“我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”這句話,這表明我們內部分裂,並在與我們最好的意圖作戰。我們說我們想去愛,但對於愛到底是什麼,我們仍然持否定態度和困惑。

一個街頭流浪兒童說:“他們說真的愛你,但我認為,如果他們真的愛你,那麼他們應該對所有這些無家可歸的孩子有所作為。”因此,在積極的言辭和實際行動之間存在著巨大的裂縫,這也是對知行合一的真理之心的背叛,並阻礙了真理在世界上展現的進程。

我們也經常聯繫一些不理解真實的人(這裡的真實既是真理。是從神聖的角度來看,不是從有限的角度來看。),我們自己的這種分裂創造了一個不是直理的、同情的繩索。

“加沙的盲人”煉金術能量能夠揭示所有的這些分裂,讓這些不易覺察的分裂顯露在真理的聚光燈下。一切都被揭露了,一切都是已知的。沒有人能逃脫真相的核心,即使是“加沙的盲人”。

奧爾德斯·赫胥黎在他的書《加沙的盲人》中,在描述愛與背叛的本質時認為:“所謂的地獄,就是一種作繭自縛,對自己的日常行為慣性無能為力、無法超越。 ”這其實就是對真實自我創造力的背叛,認為自己只能被奴役,而看不到重新創造、突破牢獄的可能性。

我們大多數人都意識到“我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”這句話,這表明我們內部分裂,並在與我們最好的意圖作戰。我們說我們想去愛,但對於愛到底是什麼,我們仍然持否定態度和困惑。

一個街頭流浪兒童說:“他們說真的愛你,但我認為,如果他們真的愛你,那麼他們應該對所有這些無家可歸的孩子有所作為。”因此,在積極的言辭和實際行動之間存在著巨大的裂縫,這也是對知行合一的真理之心的背叛,並阻礙了真理在世界上展現的進程。

我們也經常聯繫一些不理解真實的人(這裡的真實既是真理。是從神聖的角度來看,不是從有限的角度來看。),我們自己的這種分裂創造了一個不是直理的、同情的繩索。

“加沙的盲人”煉金術能量能夠揭示所有的這些分裂,讓這些不易覺察的分裂顯露在真理的聚光燈下。一切都被揭露了,一切都是已知的。沒有人能逃脫真相的核心,即使是“加沙的盲人”。

商品評價

目前沒有評價。

搶先評價 “Eyeless in Gaza 加沙的盲人”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