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yeless in Gaza 加沙的盲人

奥尔德斯·赫胥黎在他的书《加沙的盲人》中,在描述爱与背叛的本质时认为:“所谓的地狱,就是一种作茧自缚,对自己的日常行为惯性无能为力、无法超越。 ”这其实就是对真实自我创造力的背叛,认为自己只能被奴役,而看不到重新创造、突破牢狱的可能性。

我们大多数人都意识到“我们是自己最大的敌人”这句话,这表明我们内部分裂,并在与我们最好的意图作战。我们说我们想去爱,但对于爱到底是什么,我们仍然持否定态度和困惑。

一个街头流浪儿童说:“他们说真的爱你,但我认为,如果他们真的爱你,那么他们应该对所有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有所作为。”因此,在积极的言辞和实际行动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裂缝,这也是对知行合一的真理之心的背叛,并阻碍了真理在世界上展现的进程。

我们也经常联系一些不理解真实的人(这里的真实既是真理。是从神圣的角度来看,不是从有限的角度来看。),我们自己的这种分裂创造了一个不是直理的、同情的绳索。

“加沙的盲人”炼金术能量能够揭示所有的这些分裂,让这些不易觉察的分裂显露在真理的聚光灯下。一切都被揭露了,一切都是已知的。没有人能逃脱真相的核心,即使是“加沙的盲人”。

奥尔德斯·赫胥黎在他的书《加沙的盲人》中,在描述爱与背叛的本质时认为:“所谓的地狱,就是一种作茧自缚,对自己的日常行为惯性无能为力、无法超越。 ”这其实就是对真实自我创造力的背叛,认为自己只能被奴役,而看不到重新创造、突破牢狱的可能性。

我们大多数人都意识到“我们是自己最大的敌人”这句话,这表明我们内部分裂,并在与我们最好的意图作战。我们说我们想去爱,但对于爱到底是什么,我们仍然持否定态度和困惑。

一个街头流浪儿童说:“他们说真的爱你,但我认为,如果他们真的爱你,那么他们应该对所有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有所作为。”因此,在积极的言辞和实际行动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裂缝,这也是对知行合一的真理之心的背叛,并阻碍了真理在世界上展现的进程。

我们也经常联系一些不理解真实的人(这里的真实既是真理。是从神圣的角度来看,不是从有限的角度来看。),我们自己的这种分裂创造了一个不是直理的、同情的绳索。

“加沙的盲人”炼金术能量能够揭示所有的这些分裂,让这些不易觉察的分裂显露在真理的聚光灯下。一切都被揭露了,一切都是已知的。没有人能逃脱真相的核心,即使是“加沙的盲人”。

评价

目前还没有评价

成为第一个“Eyeless in Gaza 加沙的盲人” 的评价者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